女体盛,日本人想出来的情色宴席,对女孩们来说虽然辛苦却也是一份高酬劳的打工

来自伪基新闻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伪基新闻,让大家当妓者记者的自由新闻源。

2013年10月20日

有人说日本是情色大国,不仅拍摄成人电影是合法的影视产业,而且东京都的歌舞伎町更是情色产业的大本营,全日本最高等级的情色享受都集中在这里。而在日本更有一项独创的情色料理,更是只有日本人想得出来,那就是女体盛。

女体盛顾名思义就是以女性的身体当作食品的盘子的一项料理

女体盛在日本已有千余年的历史,在哪里开始由谁所创已经不可考,不过有一些名人是女体盛的爱好者,例如伊藤博文。
而做为女体盛的“盘子”也不是任何的女性都能担任,而且在做为“盘子”前也必须先经历一段严苛的训练才能“上菜”。而担任女体盛的艺伎本身除了必须是年轻的女性之外,体态要匀称,另外还有个要求一定要是处女,而且血型最好是A型,因为A型的人性格较为沉稳。
要成为女体盛之前,艺伎必须要习惯裸体,因为在当盘子期间就是当众全裸的状态。所以在训练期间,艺伎必须脱到一丝不挂,然后仰躺在训练床上,让训练师将鸡蛋分别放在艺伎的胸口、双乳、肚脐及双腿上各放一枚鸡蛋,然后时间为四个小时,艺伎必须静躺不动并不让任何一颗鸡蛋掉落,期间训练师会冷不防在受训的艺伎身上滴上冷水,看艺伎是否会受影响而有反应,如果过程中鸡蛋掉落一颗,训练还得重新计时。
当然完成了严苛的训练过程,当然也取得了工作资格,接下来就可以“上菜”了。

女体盛所盛装的料理都是冷食

而女体盛的上菜过程也是一向严谨的手续,在上菜前艺伎得进行一套约90分钟的繁琐细腻的净身程序,具体的流程是在附有温泉池的房间,先将身上的体毛包括腋下及腿部的体毛全部剃除干净,然后使用勺子将温泉水淋遍全身,然后将一块无香味的肥皂涂抹在海绵上,然后在使用涂抹过肥皂的海绵搓揉过全身,然后再用装满麦麸的小麻袋也搓揉全身,目的就是去除身上多余的角质层,然后用热水浸泡过全身,然后再用丝瓜纤维在搓揉一次全身,最后再用冷水淋浴来降低体温防止出汗。
值得注意的是香水及体香剂禁止使用,因为会影响食物的味道。
当然在顾客用餐完毕之后,艺伎还得再进行一次同样繁琐的清洁手续,目的是为了去除残留在身上的生鱼片的腥味及寿司的油污,所以必须使用纯柠檬汁及粗盐来清洁被放置过菜肴的肌肤。

做为女体盛的艺伎本身就是一个食物的盛装器皿

担当女体盛的艺伎也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因为在上菜期间必须把自己完完全全变成一个人偶盘子,不能有任何的情绪外,也不能有任何的动作。
当然当女体盛也有一些工作上的困扰,例如常碰到的就是客人常会把一些沾生鱼片及寿司的酱汁或是酒洒在担任女体盛的艺伎身上,因为工作期间是完全动都不能动,也只能忍到撤菜的时候才有机会将身上的酱汁及酒洗干净。此外最让女体盛的艺伎困扰的是,有时有些甜点蛋糕或是生鱼片会特别放在她们的双乳上,就是会有些客人会趁机夹生鱼片的时候顺便夹她们的乳头来玩,或是拿蛋糕时顺便去舔乳房及乳头上的奶油。
当然担任女体盛的艺伎还有一项不为人知的辛酸就是每次上菜完,就是避免不了的全身肌肉的酸痛,毕竟一场宴席下来不可能短短的30分钟或一个小时结束,在用餐期间必须完全保持静止不动的姿势,即便是躺着也十分的折腾人,况且也不能因客人对自己的一些不适的举动而有任何反应。
对于女体盛这份既要放下尊严又十分折腾人的工作,所获得的工资报酬自然也不会亏待,以目前女体盛的时薪是2,000日円(约合人民币126.54元),如果是做专职的一周的工资有20万日円(约合人民币1.26万元),如果加上客人打赏的小费更可以达到30万日円(约合人民币1.89万元)的收入。那么一整个月下来就差不多是120万日円(约合人民币7.59万元)的酬劳。
因为女体盛的艺伎给的工资大都是现金给付,因此对于受罪了一个月的女孩们来说当拿到薪资袋手上握着一大迭钞票的当下,身心所受的委屈应该也能一扫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