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传为美谈壮举的元禄赤穗复仇事件,为何参与行动的忠臣仅47人,其它人都哪去了?这其实跟预算金额有关

来自伪基新闻
专题报导
这篇新闻针对某个主题所做的深入报导。

其实新闻的产生只说明了一件事,就是这个伪基记者真的很闲。

伪基新闻,让大家当妓者记者的自由新闻源。

2007年08月16日

“元禄赤穗事件”是日本江户时代三大复仇事件之一,就是赤穗藩的47位家臣为了主君报仇的行动,尽管这47人在成功斩杀了仇人之后,还是让当时的将军德川纲吉下令切腹,据说德川纲吉要求这47位为主报仇的忠臣切腹的理由不是惩处而反倒是表彰其节义,希望这47人死了反倒能让这件义举能永久流传。不过赤穗藩众多的家臣,为何只有47人站出来为主报仇?有人试算出其实跟预算有关,原来报仇也是要花钱的。

为主复仇的赤穗47浪人

元禄十四年(1701年)二月初四,为了接待东山天皇所派的敕使,幕府指定浅野内匠头长矩担任接待的敕使飨应役,由吉良上野介义央担任指导。
不过因为细故原因浅野长矩与吉良义央发生了争执,在廊下浅野长矩拔出胁差的短刀划伤了吉良义央,德川纲吉得知后震怒认为有失幕府的颜面,下令惩处浅野长矩,而且并没有顾及浅野长矩好歹也是一方大名领主的身分,勒令他在院中公开切腹,但却没有对吉良义央有任何的处置。
依据德川家康所确立的“喧哗两成败”的法度,武士之间的争执,无论谁挑起的,两方都必须施以惩处以儆效尤,但是幕府却未对吉良义央有任何的处置,引发了赤穗藩的家臣们感到不公而不满,尤其是赤穗藩在领主浅野长矩被勒令切腹之后,连俸禄五万三千石(490亿日円,约合人民币31.97亿元)也遭没收。
以当年一文钱和现代30日円(约合人民币1.95元)的汇率换算,从当年赤穗藩到江户去的旅费一个人单趟就要十四两五千文(43.5万日円,约合人民币2.83万元),再乘上47个人,就要六百八十一两五千文(2,044.5万日円,约合人民币133.34万元)的开销。
即便赤穗藩的石高年俸有五万三千石,分发给底下的家臣们的工资,实际上浅野家自己也所剩不多。虽然复仇事件是家臣们自发性发起的,但是家臣们的开销还是照样找浅野家要钱报公帐。
因为浅野家放债投资赤穗的盐商有五千两(6亿日円,约合人民币978.33万元),但实际上能收回的债务也仅只有两成的七百九十两两千文银四十六匁九分五厘(9,486万日円,约合人民币618.69万元),所以这些钱就成为了赤穗仅有的复仇基金。
虽然伺机复仇的赤穗浪人在江户花了七十五两(900万円,约合人民币58.7万元)买了一处荒宅当作据点,为了松懈众人心防而作为复仇赤穗浪人的首领的大石内藏助去花街柳巷寻欢的娱乐费就用掉了一百两(1,200万日円,约合人民币78.26万元),而且大石内藏助还每三天去一次,还包养了其中一名青楼女子浮桥太夫阿轻,借口和元配妻子理玖离婚,彻底当个贪图玩乐而抛家弃子的无赖男人,当然事后证实这都是大石内藏助不想为了自己的复仇计划而连累妻小所做的割爱诀别的苦肉计。
就在世俗及官方都认为包括大石内藏助在内的赤穗浪人都只是一群不务正业的狐群狗友之徒时,终于在元禄十四年(1701年)三月十四日,赤穗浪士的47人出奇不意杀进吉良义央的官邸手刃仇人取其首级来祭拜先主,完成了为主复仇的壮举。
其实原本立下誓愿书参加复仇的赤穗浪人一共120人,不过一个人起义的准备成本就要花掉六两(72万日円,约合人民币4.69万元),先前为了欺敌而花掉的娱乐费,生活费,到实际起事前资金就只剩一百三十六两五千文(1,638万日円,约合人民币106.83万元),最后东抠西省的情况下才以一人平均二两(24万日円,约合人民币1.56万元)的低廉成本,只准备单趟旅费,不穿盔甲护具,也不打旗号,只穿着旧藩服上场。

复仇一次真的很烧钱

总结为了一次复仇就烧掉了六千多万日円,而且一些开销支出换算成现在的币值也高得吓人,该说古代的人真的很有钱还是说现代的东西真的太便宜,相对的人力工资成本也少得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