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界看来朝鲜最多余的10项工作,但每一份工作都是因为特殊国情而存在

来自伪基新闻
专题报导
这篇新闻针对某个主题所做的深入报导。

其实新闻的产生只说明了一件事,就是这个伪基记者真的很闲。

伪基新闻,让大家当妓者记者的自由新闻源。

2013年02月06日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是全世界少数仅有仍坚持执行社会主义政策的国家,政府对人民有绝对的控制权,所以在朝鲜几乎没有失业率问题,因为公民年满16岁就会接受政府指派工作,不但没有拒绝的权利,而且没有加薪及升迁,甚至于还可能是没有退休年届的终身职,在这样特殊的国情下朝鲜在外人看来最为多余的10项工作。

道路清洁工

在朝鲜,私人交通工具是极其奢侈的商品,别说汽车了,一般朝鲜的平民连摩托车,甚至于自行车都买不起。因此在平壤(평양)在内的一些城市,尽管铺设了有又宽又平坦的公路,但实际上这些公路的使用率可能一整天只有两三辆,甚至于没有车辆经过,而且朝鲜的行人也不可能会随地乱扔垃圾在公路边。
在使用率低而且几乎没有什么垃圾可扫的公路上,道路清洁工无疑就是一份吃闲饭的工作,每天在道路上经常可扫的除了尘土就是下雨过后的积水。

政治反对派

在朝鲜每隔五年就会举行一次形式大于作用的“民主”选举,而且每一场选举的投票率都高达98%,也就是只要是年满17岁合法有投票权的公民都必须去投票,没有合理的理由不去投票将会被警察上门关切。
虽然依照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宪法(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 사회주의헌법)中规定只要年满17岁的公民都有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权利,但实际上每一场选举所谓的候选人都是由朝鲜劳动党(조선로동당)在选举前就已经决定好的,因此选民唯一的选择只有支持或反对这名候选人。若是支持就是在领了选票之后直接将票投入票匦后就可离开,如果反对就是在选票上将候选人的名字画上叉再投入票匦或是投入另一个反对票的票匦。
只不过投反对票的选民将会被留下登记身分资料,事后将会遭遇到的是遭逮捕不经审判送进劳改营的下场。虽然在朝鲜虽然有形式上的几个在野党,但这些所谓的在野党根本没有提名候选人参加选举的权利,唯一存在的原因只是衬托朝鲜并非是单一政党参政的国家而已。因此在朝鲜任何质疑或是反对朝鲜劳动党的政治工作者是朝鲜最不需要的工作。

石块清洁工

朝鲜每年接待的外国观光客仅只有5,000至6,000人左右,而且限定的景点有限并非可以自由游览。尽管如此有不少指定景点,因为游客人次稀少而显得荒凉,因此就有所谓的石块清洁工负责维护景点内做为摆设的石块的光鲜亮丽。
实际上这些石块只要经常有人在附近走动,就不太容易滋生苔藓,但因为这些指定景点的参观人次少,为了让这些地方随时来看都像是热门景点,而必须有人专门来清洁这些石块。当然这份工作也不是每天都得去清洁保养这些石块,所以也是一份吃闲饭的工作。

手工雪路清理员

因为白头山(백두산)据称是朝鲜第二代红太阳金正日(김정일)的出生地,因此在白头山上有一处不对外开放的白头山密营(백두산 밀캠)。尽管白头山密营并不对外开放,仅限于朝鲜劳动党的党政高层偶而前去的参访,但是到了冬季前往白头山密营的道路就会因低温而积雪。而除雪的工作并非是由除雪车或是洒盐除雪,而是指派当地民众以人力手工一铲一铲的除雪。
这份手工除雪的工作在冬季时每天都必须进行,以确保朝鲜劳动党的高层来参访时要行走的路畅行无阻。虽然这份工作十分辛苦,但实际上仅只是在冬季积雪时才需要进行,等春季雪溶了之后就不需要再除雪了,这份只在冬季上班的工作也同样是吃闲饭的。

交通指挥员

在朝鲜的私家车的持有率极低,因此各个城市的交通状况也很稀疏,但为了门面问题仍需要在路中央有一名交通指挥员来指挥往来车辆的行进秩序。也正因为是门面问题,所以朝鲜的交通指挥员的遴选条件,首先要面部清秀,且身材高挑匀称,而且是26岁以下的未婚女性。
因为朝鲜的交通指挥员是城市的路口门面,所以交通指挥员在指挥交通时的情况更像是路口的卫兵一般,动作如同机器人一般的生硬。交通指挥员有年龄及条件限制,一旦成员结婚了或是年纪超过了26岁就会直接淘汰。因为交通指挥员的工作单调,而且因为朝鲜的车辆持有率极低,车流量也非常少,几乎没有车祸交通事故的发生,因而交通指挥员的工作逐渐让引进的交通号志灯给取代。

时尚警察

朝鲜执政当局为了控制人民,无论政治思想到日常穿着打扮无一不管,在朝鲜的理发院无论男性或女性只能剪规定制式的15种发型,而且严禁染发。在穿着方面,男性在公共场合禁止穿着长裤以外的裤子,即便是天气炎热也不可以穿着短裤上街。女性则是在城市内严禁穿着裤装,只能穿着裙子,因为第一代红太阳金日成(김일성)曾经说过:“裤子是给男人穿的”。
而负责纠察人民日常穿着打扮的工作就是时尚警察的职责,他们负责在街上巡查路过的民众是否合乎政府规定,是否穿着违规的服饰如,牛仔裤、短裤短裙,或是没有依规定配戴领导人像章,工作内容跟伊斯兰世界的宗教警察无异。
遭到时尚警察纠正的民众,轻则当街喝斥,重则可能直接发配劳改,而这样管到一般平民穿着打扮的警察在外界看来是最没有存在必要的工作。

样板教会信徒

如同朝鲜的宪法规定保证公民的投票选举的权利一样,在条文中也说保障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但在朝鲜既定国策的主体思想(주체사상),实际已经明定了朝鲜人民唯一只能信仰的神就是金日成、金正日及金正恩(김정은)这祖孙三代与其指定的继承人。因为对朝鲜当局来说,人民信仰了宗教会稀释对领导人及党的忠诚心。
不过在首都平壤还是有几座允许国外观光客参访的教堂,只不过这些教堂中的神职人员及参加礼拜的信徒都是假的,用来伪装粉饰朝鲜仍有宗教自由的假象。这些由朝鲜政府所指派的假信徒及神职人员在外人眼中也是不需要的多余工作。

大米检查员

据说在过去朝鲜第二代红太阳金正日是个挑剔极端的人,根据担任过金正日的御厨表示,金正日要求让他吃进嘴里的每一颗大米都必须是洁白无瑕的,因此在金正日的家中就有一名大米检查员。
大米检查员的工作就非常单纯,其它什么事都不用做,就是每天在上百万颗的大米中将色泽不够雪白或是有瑕疵的米粒给挑出来扔掉,以确保送进饭锅里煮熟盛进碗中端上桌的给金正日吃的白饭是颗颗符合标准的。至于现在执政的第三代红太阳金正恩是否也这么挑剔?这一点没有人清楚,因为也没有人在乎这个实际上完全不需要存在的领闲钱的工作是否还存在。

人肉屏幕

在朝鲜举办的大型活动中,在会场上都会有一处巨大的像素屏幕,而这个巨型的屏幕并不是电子的,而是由一个个的人持牌子来展示构成图案,而每一个人就是一个像素点。这个人肉屏幕要构成细致的图起码得动员数十万人来当像素点,而朝鲜从小就灌输社会主义的教育,因此能成为一个像素点对于被动员的朝鲜民众来说就是为了国家而贡献一己之力。
因此在外界看起来完全只需要使用电子屏幕就能呈现的艺术,在朝鲜却完全是人力来构成,以彰显当局对人民的影响力有多大,况且当这个巨型屏幕的像素点还是无酬的工作。

流行音乐乐团

在朝鲜主体思想的指捣下,国内的上下一切都归政府所管,连一般平民的穿著打扮都有明文规定限制,更遑论流行音乐的表演,朝鲜所有的文艺表演都是为了取悦当权者及歌功颂德。所以为了体现朝鲜也是有自己的流行音乐天团,在主体一百零一年(2012年)07月06日,在第三代红太阳金正恩的钦定下,组织了一支流行音乐女团,名为牡丹峰乐团(모란봉악단)。
不过牡丹峰乐团的成立是出于政治性宣传需要,尽管成员都是一时之选,颜质、身材及才艺都不逊色于韩国的流行女团,但并不代表在朝鲜长得好看的女孩们除了交通指挥员外有了其它展现自我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