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对性交易的态度是如何?其实有些地方的态度很暧昧

来自伪基新闻
专题报导
这篇新闻针对某个主题所做的深入报导。

其实新闻的产生只说明了一件事,就是这个伪基记者真的很闲。

伪基新闻,让大家当妓者记者的自由新闻源。

2013年05月19日

性交易是人类社会最为古老的经济产业,基于伪道学的角度也存在了合法与否的争议,只不过每个国家地区对于性交易的态度却都不一样。

韩国

在韩国其实是明文禁止性交易的,并且韩国的警察不定时都会扫黄,并且对性交易有相当严厉的罚则。不过韩国特殊的国情却存在了例外的情况就是明明性交易是非法的,在首都首尔却有公开的红灯区。
因为韩国在二战后是依据北纬38度线由美国所占领并扶植成立的,因此在韩国有美国合法屯驻的驻军,当然韩国的性交易也区分了服务外国人及本国人两种,而这两区域的所接的客不能互通。
只不过韩国的民间对于性交易的适合合法与否都有两派的争论声音,但是目前在韩国虽然法律上违法,但台面下却自行蓬勃发展。

日本

日本对于性交易也是明文禁止,但是日本的性交易产业却很能玩文字游戏,不仅产业称作风俗业,而且针对法条文字的漏洞提供表面半套的性表演。而且日本的法律尽管禁止性交易,却也无相对应的罚则。
当然日本的民间对于性交易的反弹也不那么大,有些女性对自己的丈夫去外头买春觉得只不过是纾解工作压力的娱乐而已。
所以日本的性交易产业是表面上违法,不过却是放任蓬勃经营的灰色地带。

荷兰

在荷兰,性交易是完全合法且公开的,除了可向政府登记注册开业之外,还得缴交营业税,当然相对的也能获得政府的社会福利保险的保障,也能组织工会。
毕竟在荷兰的性交易是合法的经济产业,因此荷兰的性工作者有正常的上下班时间,而且每个橱窗的小房间就是合租的工作室,分早晚班轮值营业。
当然在荷兰开设妓院也是合法的,只要遵从政府的产业管理规则来走就能公开做生意。

英国

英国对于性交易的态度也是倾向于合法开放,不过仅限于以个体户的卖淫,组织性卖淫开设妓院性交易中介属非法。
2006年英国内政部针对性交易的管理条例作出了调整;允许三名性工作者注册同一地址进行商业性卖淫。加强取缔街头拉客的罚则,必要时可移送至戒酒或戒毒所拘役。另外街头寻欢的嫖客经发现可直接注销驾照,并强制自费另外考取新驾照。

德国

在德国,性交易不但合法而且还是受法律所保障的产业,而且嫖客还可以与性工作者签订交易合约,如果嫖客拒付嫖资,性工作者是有权控告打官司让嫖客遭起诉。
因为性交易是合法产业,所以性工作者也享有正常的社会保险,据统计德国全境内的妓院就有3000至3500家,仅首都柏林就约有500家,而且根据德国性交易公会统计性交易所产生的经济产值一年就高达14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139.09亿元)。不过因为竞争过于激烈,德国性交易的价格也频频削价竞争,嫖客平均支付49欧元(约合人民币384元)就可以享受一次。

法国

在法国虽然性交易是不罚的,但却有一堆莫名其妙的干涉法令来限制性交易的发展,例如卖淫是合法的,但抓到买春却要罚。另外中介卖淫是违法的,而且张贴色情广告也是禁止的。当然在法国境内也不允许妓院的开张。
法国的法律认定性工作者属自由业者,不过却禁止性交易的揽客宣传行为,而且租屋契约中也禁止房客租房进行性交易,否则房东知情不报则视同是性交易业主。

奥地利

奥地利对于性交易的法规和德国是一模一样的,性交易也是受政府保障的合法产业,而且也有一套完善的管理机制与税收课征办法,当然奥地利的性工作者每周必须固定接受体检。
虽然奥地利对于性工作者在街头揽客是合法的宣传行为,但教堂、学校及车站500米以内则是禁止揽客的区域。当然性交易的营业时间也有规定,自上午九点开始至凌晨四、五点打烊。

台湾

台湾对于性交易是法律上合法,但实质面却仍游走于违法的灰色地带。虽然台湾对于性交易有规定各县市可自行划定一个区域为红灯区,在红灯区内执业的性交易皆属合法。但却没有具体课税与管理办法,而且至今也没有地方政府明确划定红灯区的范围位置。
因为缺乏具体的管理机制,也让台湾的性交易市场十分混乱,价位偏高,而且有关性交易的宣传在不少地方均属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