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的公民权产生的三个怪现象,穷人免当兵,到了夏天可白吃白喝,外国富商跪求当奴隶

来自伪基新闻
专题报导
这篇新闻针对某个主题所做的深入报导。

其实新闻的产生只说明了一件事,就是这个伪基记者真的很闲。

伪基新闻,让大家当妓者记者的自由新闻源。

2006年07月20日

古罗马从公元前754年建城开国到公元前510年王政时代结束进入共和时代,也开始了版图扩张的时期,直到公元前3世纪统一了整个意大利半岛并开始征服欧洲、亚洲及非洲并将整个地中海纳为罗马的自家领海,并和遥远在东亚的中国相呼应为世界两大文明帝国,只不过这样伟大的国家却有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三大怪现象,而这三大怪现象却成为罗马强大的主因。

File:Roman Republic Empire map.gif
罗马的兴起与衰落

罗马在公元前509年因为最后一任世袭制的国王卢修斯·塔克文·苏佩布(Lucius Tarquinius Superbus)遭到愤怒的罗马人民给废黜退位后,罗马就进入了共和时代,所有合法的罗马公民都有权选举出元老院的议员及执政官,即使之后罗马进入了元首终身制的帝国时代,罗马帝国的皇帝依旧是由民主所选出继位,即使是子承父位也得经过元老院的认可才得以继承帝位。
当然因为罗马公民享有公民权,当然也出现了三个奇特的怪现象;

  • 想当兵上战场打仗还得看身家财产的多寡来决定够不够资格。
  • 每到了夏季,许多罗马人总是能获得富豪地主的招待白吃白喝。
  • 一些外籍的富豪巨贾反倒捧着钱来跪求想当罗马人的奴隶。

这三个完全不可能在中国发生的怪现象却真实在千年前的罗马的社会中上演,而归根究柢的原因就是罗马的公民权。

罗马的公民们

依据古罗马在公元前450年所制订颁布的成文法-十二铜表法所载有关罗马公民权的内容就是;

  • 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权。
  • 选举权与被选举权。
  • 诉讼的基本权利。
  • 在罗马境内的生活福利,包括领取免费粮食的权利。
  • 免缴赋税的权利。

当然享有权利就有应尽的义务,只不过罗马公民应尽的义务就只有服兵役。
因为在罗马享有公民权,除了能选举国家的官员,也能享有国家的社会福利,即使游手好闲没有工作也能获得粮食补贴来维持基本的生活水平,而且不用缴纳赋税。但公民唯一的义务就是在对外战争时加入罗马军团去上战场。

罗马的军团都是基于义务而从军服役的

虽然罗马的公民从军替国家去出征打仗是基本义务,但是罗马的政府却不负责养兵,所有出征要用的武器装备及护身用的盾牌铠甲都是由公民自己掏腰包购置打造,因此越有钱的人所配戴的武器铠甲就越好,当然越没钱的所佩的装备也就越次之,而社会最底层的贫民因为连武器装备都购置不起,所以连参军出征的资格都没有,这和中国越穷就越只能当兵餬口饭吃的情况完全相反。
正因为罗马政府并不负责养兵,因此参加罗马军团出征打仗是义务根本没有军饷可拿,但是当兵自己身上穿的手上拿的都要自己花钱准备,出征在外拚生死却连当安家费的军饷都没有,谁还当傻子尽义务当兵?因此罗马军团允许参战的官兵可以在打了胜仗之后所缴获的战利品归自己所有。只不过战场的胜负瞬息万变,并不是每场出征都能打胜仗俘获能发财的战利品,也因此没点家底的,也就耗不起“胜则发财,败则赔钱”的战局情势。

罗马的元老院议员是选举选出来的

罗马的元老院议员虽然是由普选产生,不过有实力参选议员的也就是一些资产雄厚的富商及贵族阶级可以玩得起。而元老院议员的任期是一年改选一次由全民投票产生,而每年的议员改选的时间是在夏季,当然在竞选期间,候选人就无不讨好选民好让他们将票投给自己,而在古代并没有什么选举法规来限制候选人的贿选行为,当然也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候选人乐于摆桌请客,选民也乐于被招待白吃白喝。
原本选举的目的是要选贤与能,不过在罗马的选举就成为了谁的家底厚谁贿赂选民的手笔慷慨谁的胜选的机会就大,而老老实实演讲发表政见演说的反倒成为幼稚的举动。反正对选民来说,有免费的宴席可以东吃西喝的,谁当选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罗马对外除了军事也有贸易

在罗马拥有公民权,不仅能参与政治,而且享有国家的福利政策保有衣食无忧之外,而且罗马公民在被征服的外国也享有特权,拥有贵宾级礼遇,做一样的生意罗马公民不但有各项的优惠而且还免被征税,但外国的商人就会被课以重税,而且很多地方都还会受到刁难。而且罗马全国上下都非常的团结,如果有哪个罗马公民在国外受了什么委屈,罗马是会不惜出兵打一仗来为自己的公民来讨公道。
因为罗马的公民权的资格取得要比古希腊城邦的公民权要宽松许多,古希腊的公民权是只限制根正苗红的希腊人,也就是父母都是希腊的公民,子女才可以也算是希腊公民,只要父母其中一方不是希腊公民,那么子女的希腊公民的资格就不算数。但罗马却不这么认定,只要父母其中一方是罗马公民,那么所生的子女也自动认定为罗马公民。
此外如果罗马对外的军事行动,有外籍人士加入了罗马军团当志愿兵协助打仗,待战争结束后这些自愿前来效忠帮忙打仗的外籍志愿兵也能因为战功而取得归化为罗马公民。
在古罗马,奴隶获得主人的允许是可以恢复自由之身的,这原本不足为奇,不过根据格拉古兄弟所推动公民权改革法案,只要被解放的奴隶拥有3万阿斯的资产及一个超过五岁的儿子,就能直接获得罗马公民权,并冠上原主人的姓氏。
这也就是有些外籍的富商会跪求想成为罗马贵族的奴隶,虽然在名义上是“奴隶”,不过因为这些“奴隶”富商的资产雄厚,因此就和罗马贵族形成了相互利用的默契,奴隶商人就帮贵族在民间经商,而贵族就将一些见不得人的营当记名在“奴隶”名下,例如放高利贷或是当铺,而贵族就利用特权来掩护这些营商,当然所得的利益就归贵族所有。
不过在适当的时机,罗马贵族就会解放这些奴隶商人的奴籍,让他们恢复自由身,当然这些商人取得了罗马公民权,自然也就能开始大捞一笔,因为能冠上贵族主人的姓氏,因此在经商上也能获得更多的特权及地方行省的关照。

罗马帝国第二十二代皇帝卡拉卡拉(Caracalla)

不过原是一项抢手的资格特权的罗马公民权却到了罗马帝国第十二代皇帝卡拉卡拉的时候却“变调”了,在公元212年颁布了“安东尼努斯敕令”,宣布给予在罗马帝国境内所有的自由人完整的罗马公民权。这项看似“博爱”的决定,却让原本物以稀贵的罗马公民权变得不值钱。结果原本需要缴税的平民取得了公民权之后就不缴税了,除了导致帝国的税收锐减之外,也让一些外籍人士一取到了公民权就开始干涉操弄政治。
当然原本强盛的罗马帝国也因为罗马公民权的取得浮滥而开始走向中道衰落不可逆转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