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在历史上的恐怖医生,病患落到了他们手上就沦为了实验品,还好他们都已经作古了

来自伪基新闻
专题报导
这篇新闻针对某个主题所做的深入报导。

其实新闻的产生只说明了一件事,就是这个伪基记者真的很闲。

伪基新闻,让大家当妓者记者的自由新闻源。

2013年09月12日

自古以来医生给人的印象应该是悬壶济世,医病救苦的,当然也有一些没本事的庸医,不过在历史上也有些医生很有本事,不过却把病患当成了实验品来玩,这样恐怖的医生幸好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约翰·康拉德·迪佩尔

约翰·康拉德·迪佩尔(Johann Conrad Dippel,1673-1734)是一名德国的医生,他研发了一种名为“迪佩尔油(Dippels Öl)”的尸油,原料就是人的骨灰、人血及其它内脏器官调配而成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还曾经让德军用来当作毒药来下毒在敌方的井水里。
此外它还有一项变态的兴趣就是利用人及动物的尸体来做各种的实验,据说“科学怪人”的小说中的医生就是在影射他。

弗朗西斯·威利斯

弗朗西斯·威利斯(Francis Willis,1718-1807)是英国的精神科医生,实际上在18世纪时医学界对于精神病的医治还不慎了解,所以在当时弗朗西斯威利斯就对精神病患做了很多不人道的实验,他认为监禁及有限度的虐待他们的身体是有机会让这些精神病患能够复原,而在当时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刚好发疯了,于是他就让乔治三世穿上约束衣并囚禁在温莎堡内。然后他让乔治三世的皮肤长水泡,令他痛苦不堪。
最终乔治三世的精神病至死都没有痊愈,当然这个虐待国王的疯狂医生还没有看到他的疗法是否有用前就先国王乔治三世一步离世。

安德鲁·乌尔

安德鲁·乌尔(Andrew Ure,1778-1857)是出身苏格兰的英国医生,他相信通过电流能够让死人复活,所以他将一名已经执行过的死刑犯大卸八块,并且将通电装置塞进这些尸块中,然后通电要让这些尸块复活。
但是他严重忽略了一点,即便要让死人复活,最起码也该留个全尸,尽管这些尸块在通电之后会颤抖,并不表示已经复活过来。而他在这些实验时喜欢找观众旁观表演,但是他在做这项表演时经常让观众看不下去而中途离席,因为实在太恐怖了。

斯塔宾斯·菲斯

斯塔宾斯·菲斯(Stubbins Ffirth,1784-1820)是美国的医生,当时美国出现了黄热病这种急性病毒感染的疾病,而斯塔宾斯·菲斯相信黄热病并不会人传人,因此他开始了一连串相当恶心的实验,就是先将黄热病病患的呕吐物涂抹在自己的伤口上,结果没有感染。后来他将呕吐误喝下,也没有感染。下一步他将病人的血液、唾液及尿液都喝下,也没有感染。所以他对外宣称黄热病并不会传染,但是他却忽略了一点就是他所挑选提供出检体的病人都是已经进入痊愈期阶段的,当然就没有感染力。
直到后来有其它的医生发现黄热病是会透过血液传染给他人的。

弗里茨·哈伯

弗里茨·哈伯(Fritz Haber,1868-1934)是德国的化学家,因为他发明出利用氢气及氮气做成合成氨,在1918年荣获诺贝尔化学奖。不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也协助德国军方制造出氯气及其它毒气的化学武器,被称之为“化学武器之父”。
而他所制造出来的毒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造成百万人死亡,他没有丝毫的愧疚,他认为一个化学家在和平时期是属于全世界的,但在战争时期则是属于国家的,他认为他因为爱国而制造出杀人武器并没有任何的罪,但是他美丽的妻子克拉拉·海伦·伊梅瓦尔(Clara Helene Immerwahr)却不认同他的观点,在某日拿他的军用左轮手枪自杀。
在战后德国因为纳粹党及反犹太主义的兴起,而他一家老小刚好都是犹太人,于是在纳粹党日渐掌权并开始对付犹太人之际,他投靠向英国并最后病逝在瑞士,与他的爱妻克拉拉·海伦·伊梅瓦尔合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