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迁都失败的例子,被指定为新首都的城市并不保证能发展得起来,有的国家迁了几十年还没迁都成功

来自伪基新闻
Unnews special zh.png
专题报导
这篇新闻针对某个主题所做的深入报导。

其实新闻的产生只说明了一件事,就是这个伪基记者真的很闲。

伪基新闻,让大家当妓者记者的自由新闻源。

2016年06月17日

一个国家依据现实需求而迁移首都并不罕见,有不少国家藉由迁都来让另一处城市发展为新兴的大城市也屡见不鲜,但事实上迁都真的能带动新指定为首都的城市的经济发展吗?其实并不是绝对保证,就有五个迁都失败的案例,甚至于有迁都了几十年还没迁完。

巴西

巴西政府于1956年在中西部戈亚斯州(Goiás)的一片荒芜草原上选中了新都的地址,1960年开始从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开始迁都到新都巴西利亚(Brasília)。新首都经过科学规划设计,由一开始十几万人口的小城发展为两百万余居民的大城市。因为作为20世纪后才发展起来的城市,巴西利亚没有古迹遗址,而是一处充满现代感的市容。
因为巴西利亚是精心设计出来的新首都城市,除了人均绿地达100平方公尺外,城区内各行各业均有配置的营业区,为了保护城区形状不会因为新建筑滥建而破坏,巴西利亚既有的城区范围内禁止再新建住宅区。居民绝大部份都集中在郊区的卫星区居住。
因为过于强调功能分区,使得城市中的行政、商业、体育等功能区到了某些特定时段的节假日就会突然变得冷清了无人烟缺乏活力与生机,虽然对不少巴西人而言,巴西利亚绝对值得一看,但也就看一次就够了,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理想的生活城市,很多建筑根本是中看不中用。
因而许多跨国企业的总部均不跟去巴西利亚,而选择到巴西最大的城市圣保罗,而有不少官员不愿意离开里约热内卢的海滨生活而干脆辞官不做了。

缅甸

缅甸军方在2005年11月06日要求政府部门在一天内从仰光(ရန်ကုန်မြို့)迁移到新首都,军政府给的理由是“仰光是当年殖民统治者指定的首都,并不代表缅甸人民的意志”。所以缅甸军政府于是决定迁都到彬马那(ပျဉ်းမနား),因为它位于缅甸的中心位置,具放射性的地理位置,以利政府施政,而缅甸军政府将这座新首都正名为“内比都(နေပြည်တော်)”。
有人分析缅甸会迁都的原因是担心美国攻击,因为仰光邻近安达曼海,一旦受到美国的海空军攻击,届时将来不及防备与撤退。而新都内比都不仅位于内陆且周围有丛林山脉为天险,进可攻退可守。
虽然缅甸军政府对于迁都早有规划及准备,否则内比都也不是一夜之间就盖出来的城市,但实际上除了当初缅甸军政府下令迁都的手段仓促,而且新首都的很多基础建设也远逊于旧都仰光,教育、医疗、商业、交通及生活娱乐等社会服务设施均不到位。所以当初迁都之时,许多中下阶层的公务员也没将家一并搬到新都,而使得许多人得面临单身赴任,受到与家人分离两地相思之苦。
而各国的驻缅使馆及外交单位仍留在仰光,而许多外商的缅甸分公司也还在仰光,使得许多事务得往返两都之间奔波,徒增许多不必要的交通成本。尽管新都内比都规划的城区面积比旧都仰光大九倍,但迄今有高达八成的地方仍旧没有建设。不少人都评论内比都经过多年仍旧没有人气,街道还是冷冷清清,去内比都基本只是去洽公,而且是和部委约好了才去。

哈萨克斯坦

出于安全考虑,哈萨克斯坦在1990年代将首都从原先的阿拉木图(Алматы)迁到阿斯塔纳(Астана)。目的就是为了平衡区域的人口比例,为了就近镇压以俄裔居多数的分离势力,扭转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俄罗斯殖民政策,推动哈萨克人移居到以俄裔为主的北部地区。
虽然阿拉木图过于接近南部边境,城市空间发展有限,并且位于地震带上,但至今阿拉木图仍旧是哈萨克斯坦的文化及经济中心,尽管哈萨克斯坦政府花费了不少财力并多年精心发展,阿斯透纳已发展为大都会,但那里的生活成本高,而且每逢到了冬天气温就会降至-50℃。
就算哈萨克斯坦政府提出将阿斯透纳建设为地区金融中心的号召,除了将哈萨克斯坦国家银行迁往新首都之外,也要求外国企业一定得在阿斯透纳设点。但有专家认为,政治口号往往敌不过经济现实规律。

韩国

韩国的首都是在首尔市(서울시),但因为过去的历史因素而建都于此,在过去朝鲜半岛仍旧是统一国家之时,这里就位于半岛的中心点。但如今却因为南北分裂为两个互相对峙的国家,首尔因为邻近北纬38度线而处于尴尬的地理位置。
首尔占韩国的国土面积约0.6%,GDP却占21%之多,大部份的中央国家机构都集中于此,83%的国营企业,91%的大企业及50%的人口都集中于此,因而发生高房价、教育资源紧张及交通堵塞的问题。更重要一点,首尔距离北纬38度现仅只有40公里,战略纵深过浅,包括总统府青瓦台及国防部等重要设施都在朝鲜人民军的有效打击的火炮射程范围之内,也让韩国政坛出现了迁都的声音。
于是在2004年卢武铉担任总统期间,宣布将在忠清南道燕岐郡与公州市之间划出一块地规划为新首都的地点,2006年将这个计划的新首都命名为世宗市(세종시),并将政府16个部门及20个附属机关迁移到世宗市去。因为2004年韩国宪法法院裁定迁都违宪,而使得韩国总统府、国务总理室及国会都只能留在首尔。
结果因为不完全的迁都,使得政府行政上的往来都得奔波两地,行政效率比迁都前更为低下。虽然有部份的国营企业及国立大学迁址到世宗市,但绝大部分的大企业仍留在首尔,使得世宗市没有得到经济增长的红利,却因为背负了首都功能的转移而地价房价上涨。

德国

1991年两德统一,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实际并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统一后的新德国决定“还都”柏林(Berlin),并在2000年之前完成“还都”作业。
只不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首都就在波恩(Bonn),就历史情感上,柏林是统一的德国的首都,因此德国重新统一后将首都迁回柏林也是情理中的事。但波恩在二战结束后至冷战期间已发展为成熟的首都城市,而相较于柏林,经历了二战期间的破坏及冷战期间一分为二,东西城市发展不均衡,使得德国的还都计划被受考验。
统一后的德国还都柏林,并不是在旧址上重建或是直接接收东德的政府机构大楼,而是择址新建国会大楼及总理府,而且一些自波恩迁移的政府机构也要有新的办公处所,而这项还都计划就耗时了要十年时间。
虽然统一后的德国在还都工作上大致完成了大部份的作业,各国的外交单位也承认柏林为统一的德国的正式首都。但除了仍有部分政府单位仍留在波恩不迁移到柏林之外,当初预期还都柏林能让东西德区域的发展获得融合的效应也丝毫没有显现,德国东部地区的发展依旧远远落后于德国西部,而让东德并入西德的德国东部的居民仍摆脱不掉“二等公民”的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