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的国会在议场打群架杯葛议事并不是近十几二十年才有的乱象,而是在开国之初就有的传统现象

来自伪基新闻
黑底屍讨论 | 贡献2020年10月10日 (六) 05:29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Unnews special zh.png
专题报导
这篇新闻针对某个主题所做的深入报导。

其实新闻的产生只说明了一件事,就是这个伪基记者真的很闲。

伪基新闻,让大家当妓者记者的自由新闻源。

2018年10月10日

如果以现代来说,若是提起中华民国的国会,很多人都会联想到立法院,而目前立法院的席次是113席,由73个选区选出各1席,原住民席次6席,不分区政党席次34席,任期四年全部改选一次。不过在107年前中华民国最初的国会的组成可就不这么产生了。

北京国会旧址

民国元年(1912年),因为大总统的职位已经让渡给了袁世凯,而袁世凯因为拒绝到南京述职而在北京宣誓就职,因此中华民国第一届的正式国会就在北京召开,而议场就直接沿用清朝所留下的资政院,依据“中华民国国会组织法”将国会分为参议院及众议院两院。
参议院席次274席,由22个省各选出10席,内外蒙古27席,西藏10席,青海3席,任期六年,每两年改选三分之一席次,属上议院,有制宪、选罢大总统及副总统及否决参议院决议的权力。
众议院席次596席,依据各省以每80万人为一选区选出1席,一省至少10席,所以人口最多的直隶有46席众议员,而人口最少的新疆、吉林及黑龙江则保障席次10席,任期三年,任期届满全部改选,属下议院,仅只有制定与修改一般法律及审查年度预算的权力。

中华民国参众议院的议场

只不过中华民国在刚诞生之初,连一部宪法都没有,就产生了正式的国会,成为了世界的特例。虽然清朝在末年时也确实曾经考虑制定一部帝国宪法,但是实际上还没开始就皇帝宣诏退位了。所以中华民国的第一届正式的民选国会只能依据“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这部基本法来做为法源。
只不过经历了四千多年专制统治的中国,临时要人民以选举方式选出国会议员根本是一件大工程,虽然在清宣统元年(1909年),在各省举行过省咨议局选举,但能参选咨议局议员的不是仕绅就是科举贡生或是离任官员,因此候选人的产生对基层百姓无感,因此投票率极低,甚至于还有督抚指名官派的议员,而在民国初年的国会议员选举也出现了相同的问题。
由于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选举的方式也和清朝末年的省咨议局的选举模式一样,采初选及复选两次选举。初选采普选方式进行,但有资格选民必须年满30岁以上,小学毕业有识字能力,无犯罪前科,年纳税额超过两万银元或是有价不动产超过500银元以上,此外剥夺公权者、宣告破产者、有精神病者、吸食鸦片者、不懂汉语者、现役军人、行政司法官吏、巡警、僧道和其它宗教人员、小学教员、学生、办理选举事务者及女性都没有选举权,也没有资格经初选成为候选人。
这一层层限制筛选下来,能参加选举的选民根本很多的村找不出一个合格选民,到头来选举的权利还是给有钱的乡绅家族给包走了。而复选是在初选出线的候选人也同时是选举人相互推选,当然这就牵涉到了家族及政党间的利益问题而分赃协商。

中华民国的国会议员向来都是谁的钱多谁当选

而民国初年的选举的方式并不像现在印好有候选人选项的选票,选民只要在选票上盖上选举专用章即可。而是给一张空白的选票让选民填上心目中想选举的候选人姓名,然后投入票匦。因为选举的参加意愿极低,这时就出现了选举掮客,一个村镇县里的合法的选民的选票全收一收,统一交给某个人代笔写上候选人姓名,然后一大迭选票就直接带到投票所一次塞。
当然也有的选民不愿意自己手中的选票白白给人收走,就开始公开向候选人卖票,当然也有的候选人也公开向选民贿选买票,毕竟在当年并没有针对选举买票卖票的禁止条款与罚则,选票的买卖成了明码实价的交易,初选的选票一张从几毛钱到几块钱都有,复选的选票则是几十块到上千块钱,而各政党无不动用资金想尽办法多买几张是几张。
当时中国的全国人口约四亿人,但实际筛选出来的选民仅只有4,293.39万人,仅占全国人口的一成,当然选举结果,参议院274席,国民党得123席,共和党55席,统一党6席,无党籍44席,跨党派38席。众议院596席,国民党269席,共和党120席,统一党18席,民主党16席,无党籍26席,跨党派146席。因而参众两院的席次,国民党皆得到绝对多数席次。

老爷,当选上了议员可忒风光了

折腾了半年的第一届国会选举终于选完了,在民国二年(1913年)04月08日参众两院正式开议,原本做为大总统的袁世凯应该要亲临国会议场致词参加开议仪式,这一天却临时向国会请假,派了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代表出席致词。这下可惹毛了这票新科议员,批评袁世凯藐视国会为由拒绝让梁士诒代表致词。结果才开议第一天就搞得府院弄出这么尴尬的僵局。
很多人会说中华民国的国会暴力歪风是民主进步党搞出来创下的恶例,这着实冤屈了民进党。因为中华民国国会议场打架的先例并不是民进党首创,而是在民国二年的第一届正式国会就开了头而成了传统。起因就在于选举参众议院议长的选举办法,共和党、统一党及民主党主张无记名投票,而国民党坚持有记名投票以杜绝跑票及作票,结果就这么这四党的议员吵嘴吵不过瘾就直接在议场打起了群架。
其实中华民国的国会议员的工资从开国以来就一直给得很高,就有人试算出民国初年的参众议员的工资大约是1,230银元,而在当时北京大学的教授一个月的收入也就400银元,而一个上海滩夜总会的红牌舞小姐的月入也差不多800银元,所以在当年当一个国会议员不可不谓是肥缺,而这些议员老爷们一个月的收入除了自己办公室助理职员的工资外,其它的大都花在打点公关及吃喝玩乐上。
有不少人认为如今中华民国的立法院根本是个疯人院,因为太过于民主而造成的乱象,但也可以说其实中华民国的国会乱象早从一开始就已经是个传统,也正因为乱才更突显出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