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日本第一女公关爱泽绘美里,浅谈她如何一路闯荡进歌舞伎町并成为顶尖的历程”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伪基新闻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1行: 第1行:
  +
{{独家专访}}
 
{{新闻}}
 
{{新闻}}
 
{{日期|2014|05|17}}
 
{{日期|2014|05|17}}
第26行: 第27行:
 
最后伪基新闻记者向爱泽绘美里要了签名后,愉快结束专访。
 
最后伪基新闻记者向爱泽绘美里要了签名后,愉快结束专访。
 
[[File:ByTdHtBCUAEQQ8f.png|450px|right]]
 
[[File:ByTdHtBCUAEQQ8f.png|450px|right]]
  +
[[Category:日本新闻]]

2020年5月17日 (日) 17:35的版本

Unnews exclusive zh.png
独家专访
这篇新闻是独家才知道的消息。

这可以说这个伪基记者很有本事,又或者根本跟新闻当事人私下有一腿。

伪基新闻,让大家当妓者记者的自由新闻源。

2014年05月17日

夜总会的女公关是活跃在夜生活的花蝴蝶,在酒桌上的杯觥交错,为了应酬上门的酒客,女公关自己也会喝下不少的酒,因此有不少的女公关都会有酒精依存症的职业病。不过在日本被公认为第一女公关的爱泽绘美里却是不善饮酒,却在有些时候居然可以滴酒不沾而照样创下高额业绩,而伪基新闻记者将专访这位日本第一的酒国名花-爱泽绘美里。

日本的第一女公关爱泽绘美里(愛沢えみり)

专访地点来到了爱泽绘美里新跳槽的夜总会FOURTY FIVE TOKYO(フォーティーファイブ),爱泽绘美理穿着素色的套装出现,但还是掩饰不住亮丽的外表所散发的酒国名媛的光芒。
待双方坐定之后,伪基新闻记者提出第一个问题是;听说妳的酒量很差,甚至于经常滴酒不沾,这样如何能做好女公关的工作?
爱泽绘美里神秘的笑笑说;这其实靠的是公关技巧,因为我的体质不适合饮酒,所以除了前辈教的挡酒方法之外,再来就是利用包厢昏暗的灯光偷偷拿果汁来替代红酒,拿汽水替代啤酒。
伪基新闻记者笑道;这不是等于诈欺吗?
爱泽绘美里摇了摇手说;话不是这么说的哟,我们女公关的主要工作是向上门喝酒的酒客推销店内卖的酒,陪饮只是附加的服务项目,否则我们一个晚上就要转好几个台,每一桌都要陪饮完,大概没多久就喝醉上不了班了。
伪基新闻记者再询问;这是很多人都会问的,妳当初如何选择当女公关这个工作?
爱泽绘美里回答;其实我当初会去当女公关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当初就只是纯粹想轻松赚钱而已,而在当时听说女公关最轻松就一脚踏进来了。

爱泽绘美里曾经创下单日个人营业额2,800万日円的纪录,至今还没有人突破

伪基新闻记者询问;大家都说妳是日本第一女公关,要爬上这个位置应该也吃了不少苦吧?
爱泽绘美里回答说;我从高中时就已经想找轻松赚钱的工作,所以我在18岁高中毕业了就开始在横滨火车站前的夜总会兼差当女公关,当然在当时也只是想轻松赚就随便做,不但没经常排班而且上班也迟到,就像一般年轻的女孩子一样忙着沉浸在恋爱中。
伪基新闻记者追问;是什么原因让妳改变的呢?
爱泽绘美里感叹说;转变点是在我20岁的时候,那时男朋友嫌弃我而跟我分手,在当时对我的打击很大,但我没有为了挽回他而放弃女公关的工作,因为在当时我无论经济上,生活上,感情上都得要靠自己,所以我离开了横滨的那家夜总会,改去东京的六本木去找更高档的夜总会上班来磨练自己。
伪基新闻记者询问;所以妳是在六本木才开始崛起发迹吗?
爱泽绘美里笑称;其实对很多人来说六本木已经是最高殿堂,对我来说只是进修成长的阶段而已,我在2008年挑战日本的娱乐业最高顶端的歌舞伎町,因为我有过在六本木的夜总会历练过的经历,所以我才得以进去得了歌舞伎町的夜总会上班,因为我几乎没休过假,让想找我的客人一定找得到我,这才让我成为那家夜总会的“看板娘”。

爱泽绘美里成为日本的第一女公关也发展自己的第二事业

伪基新闻记者看了资料后询问;听说妳在生日那天单日个人创下2,800万日円(约合人民币185.72万元)的业绩,至今还没有人能突破。
爱泽绘美里笑道;你的消息很灵通,这也才是不久前才发生的事,这是我跳槽到现在这家夜总会之后才创下的业绩。
伪基新闻记者再询问;听说妳的副业也在当杂志的模特,所以多了这个副业也对妳的女公关工作有加分的作用。
爱泽绘美里歪了歪头说道;或许吧,我兼职在当杂志模特的身分在女公关的工作上有加分作用,相反的我的女公关身分也能让我杂志模特的工作也能增加知名度。
伪基新闻记者最后再请教;妳这份女公关的工作有计划做到什么时候吗?
爱泽绘美里回答;也许就做到30岁就退休吧,女公关的职业年龄最多也就是到30岁,也许我退休那天应该会有人希望我早点走而办为期两天的欢送会吧。
最后伪基新闻记者向爱泽绘美里要了签名后,愉快结束专访。

ByTdHtBCUAEQQ8f.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