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日本傳奇的第一女僕Hitomi,淺談她如何一手讓女僕咖啡廳與宅文化發揚光大而影響國際

出自伪基新闻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Unnews exclusive zh.png
獨家專訪
這篇新聞是獨家才知道的消息。

這可以說這個偽基記者很有本事,又或者根本跟新聞當事人私下有一腿。

偽基新聞,讓大家當妓者記者的自由新聞源。

2014年01月01日

女僕咖啡廳是興起於日本東京都的秋葉原,而全世界第一家女僕咖啡廳則是 Anna Miller's,但是究竟是誰讓女僕咖啡廳的萌文化推展到全日本,甚至於影響到國外?偽基新聞記者將要採訪的就是日本的宅男圈子無人不知的第一女僕Hitomi。

她就是一手創造出女僕咖啡廳文化興起的傳奇第一女僕Hitomi

本名志賀瞳(しが ひとみ)的Hitomi是秋葉原的女僕咖啡廳「@hime café」的當家女僕,她雖然現在已經是@hime café的高階主管兼培訓講師,但是她還是堅持站在第一線帶着女孩們面對上門的「主人」們給予既萌又親切的服務。
偽基新聞記者採訪Hitomi的地方就在她工作的女僕咖啡廳里,Hitomi穿着可愛的女僕裝蹲在桌邊接受訪問。偽基新聞記者感到不解,為何有椅子不坐卻要辛苦的蹲在桌邊?
Hitomi笑着回答表示;我穿上了女僕裝之後,整個身心就變成了女僕,身為女僕在主人面前當然不可能平起平坐,因此蹲在桌邊來服務主人是我的工作習慣。
偽基新聞記者再請教Hitomi她從事女僕咖啡廳的女僕已經多久了?
Hitomi表示;我從還在讀高中時就已經在女僕咖啡廳打工,算到現在已經有十多年的時間。
偽基新聞記者翻了翻手中的參考資料發現日本的第一家女僕咖啡廳是在1998年開設,而正式的女僕咖啡廳則是在2002年才出現,那等於Hitomi算起來根本就是女僕界的祖師級人物了。
Hitomi笑稱表示;說我祖師級太言過其實了,其實我並不是女僕咖啡廳的第一代女僕,在我入行之前是有比我資深的前輩,只是我堅持得久而已。
偽基新聞記者詢問;那在入行的初期,在那時日本的動漫及宅文化應該已經相當流行了吧。
Hitomi搖頭回答;其實在初期即使是在日本的東京,一般人對於御宅族及動漫文化還是相當的歧視,認為那是沒用無所事事的人才會着迷的東西,而且女僕咖啡廳在那時也是相當冷門的產業,即使是在秋葉原也沒有幾家,而且上門的客人對於我們的女僕穿着認為是奇裝異服,對於我們的服務方式也感到做作而不習慣,所以在那時對我們冷嘲熱諷的人其實蠻多的。所以在那時的前輩及同期,甚至於後輩因此做不下去而離職真的不少。在那時我無論的怎麼主動熱情的服務,換來的都是冷漠的對待,在那時心裡真的很不甘心,不過這也成為我努力的動力。

據說有名的心型手勢其實就是Hitomi所「發明」出來的

偽基新聞記者好奇Hitomi是如何讓人們接受宅文化,並讓女僕咖啡廳能發揚光大?
Hitomi表示;就是以客為尊的堅持,畢竟對女僕來說,客人就是主人,主人對女僕冷漠以對不是很正常的事嗎?但是身為女僕就是要服務好主人也是份內工作,因此主人有需要,陪伴聊天,陪玩遊戲,讓主人的心房打開,讓所有的主人們都有回家的輕鬆感,這就是女僕的工作與職責。
偽基新聞記者再請教;在推展宅文化讓普遍接受的過程中有曾經遇到過挫折嗎?
Hitomi感嘆表示;在2008年的秋葉原無差別隨機殺人事件的發生,一時間日本對於御宅族直接貼上了完全負面的標籤,當然與動漫及宅文化相應的女僕咖啡廳也遭到了波及,在那時秋葉原的女僕咖啡廳的生意一落千丈,在那時很多人都不想與御宅族畫上等號,所以我在那時也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工作瓶頸,很多親友都勸我別做了,遠離那些危險的宅男,但是在我眼中那些御宅族並不危險,相反的他們需要有人能打開他們的心,能讓他們覺得在這世上他們並不孤寂,這就是女僕咖啡廳的存在意義,也是我身為女僕的重要使命。
偽基新聞記者最後再請教;已經身為女僕咖啡廳的營運股東及高階主管,並擔任女僕的培訓講師,為何至今還堅持繼續穿上女僕裝站在門市第一線去服務顧客?
Hitomi淺笑表示;我其實相當熱愛這份工作及身份,而且也有不少的主人們也是喜歡我而繼續光顧,所以無論我的職位爬得多高,我始終還是想和主人們面對面的接觸,而且後進的女僕們在教室所上的課,也必須有人帶領她們做為示範來讓她們能做得更好。
偽基新聞記者向Hitomi私下要了簽名後,愉快結束專訪。

0d49aa4a0b1ecb29c3f72bcfd1c012cbf2df56e0r1-1932-763v2 hq.png